当前位置:综合资讯 > 正文

用镜头复原历史寻找文化之源

http://www.shcaoan.com 中华娱乐网 2018-7-9

编者按:有一条河来自太行山、阴山、燕山、黄土高原,在时代的河床里淋漓尽致地流淌,灿烂并鲜活了一个民族的历史与文化;有一条河震撼人心,因她承载着悲壮的历史和民族的耻辱,这条河仿佛很不起眼,但黄钟大吕般成为北京城的“母亲”河。有一个人穿越八朝古都,找寻着文化起源的路途;有一个人用激情勾勒历史的时间线,让曾经葳蕤的山花含苞绽放,他平凡的不能再平凡,而内心却充满着激情,他用手中的镜头,让这条河和北京城依偎在一起,向我们奔涌而来,像母亲拥抱自己的孩子。这条河就是永定河,这个人就是导演火烽。

用镜头复原历史寻找文化之源

火烽原名李爱国,供职于北京电视台新闻中心,在影视行业中任中广联电视剧导演委员会理事、会员导演兼秘书处及项目合作部主任,与郑晓龙、阎建钢、康洪雷等数位著名导演,热衷服务于中国电视剧导演行业的建设和发展。和同时代的导演相比,火烽的确不算是一位安分的从业者,他每一次的“跳槽”跨界,与其说挑战自己不如说是再跨越自我。有人说处女座的人,是一位追求完美的手工艺人,而导演火烽就是在这个繁乱的世界中,用心用情去寻找和雕琢每一个自己热爱的作品。从记录片《丹顶鹤》到纪实片《我的长征》、从电影《新街口》到电视剧《义勇义勇》、从宁夏申遗零突破晚会《中国梦·宁夏·黄河颂》到中国文娱《金数据》盛典、从传统媒体到互联网新媒,每一部作品都注入了他的人文情怀和文化价值观等诸多元素,让部部作品都拥有一种厚重感。

盛夏六月,笔者带着诸多疑问,与传说中不太安分的火烽导演,相约在了北京东长安街朗园艺术园区内,由于时间关系,简单寒暄后我便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开始了我们这个下午的交流。

者:导演好,感觉您是位很健谈的人。那先说说您近期完成的大型人文地理记录片《永定河》吧,您在担任历史部分情景再现拍摄导演时的一些感受。

: 我不太认同您所说的“情景再现”一词,在一些新闻和栏目剧里,电视右上角会经常出现这四个字,如果用在纪录片中,我认为是一种太肤浅认识。(笔者:那您怎么认为?)相反我更认可纪录片大师伊文思所称之的“重拾现场”或“复原补拍”,而在国内很多人用“情景再现”、“现场模拟”来表述。像《永定河》这类的历史纪录片,现在除了一些史书和文献记载,其他可拍的场景几乎没有,如果我们只将镜头对准那些被历史瓦砾层层覆盖的残迹遗存,作空泛的历史回望显然是不行的。在创作中,由于史实资料的缺乏而在影像叙事中,采用对历史人物、场景的复原再现手法,是无奈更是一种行之有效的表达手段。

者:在记录片《永定河》的创作上,您采取了那些拍摄手段?

烽:手法繁多角度各异,但根本就两个流派,一是“写实”、一是“写意”,两者就是实和虚的辩证关系,所谓“实”,其实就是“重演”与“扮演”,所谓“虚”,就是以虚化的手法,象征某一事物或事件。纪录片有它的独特性,“写实”固然能提高收视率,但一味“写实”容易被人诟病,说拍得像电视剧。在纪录片中,一些演员扮演的历史人物,让很多观众会产生联想,比如像与不像,这样很容易分散观众注意力,如此一来,纪录片本身的严肃性也大打折扣。所以,我们在复原历史场景和历史人物时,基本是采用虚和实相结合的手法。拍摄中尽可能让每一个镜头都带有“前景”,这在中外纪录片作品中也是少见的,比如透过摄影机前燃烧的小油灯,去拍摄成吉思汗与军师在大帐内谋略的场景,就采用了前景为实,后景为虚的手法,这种处理不仅画面上会有层次和视觉美,在表达上也有一种虚拟朦胧、欲说还休的感觉;反之,如果采用前虚后实的手法拍摄,就会有一种不祥之兆的感觉,也许这看似微弱的烛光,就预示着战争将临。光影处理上,在符合播出技术指标的前提下,采用了暗光影调。这样,再还原历史事件的同时,也规避了过于像影视剧的诟病。其实,手法运用的重点是要让观众,在收看《永定河》时,能认真关注核心内容及人物的装扮和场景的真实性,看是否符合历史记载和真实性,从而更能精力集中的去观看和了解片中历史故事。

用镜头复原历史寻找文化之源

者:听说您和王淳华导演最初沟通时,给您的酬金和制作费很低,所以您没有考虑接这个工作,不知是否属实,那后来为什么又接了?可以说吗?

烽:哈哈我有那么庸俗嘛?!说明您不了解记录片制作环境和我这人。智利纪录片导演顾兹曼说的一句话,至今广为流传他说“一个国家没有纪录片,就像一个家庭没有相册”记录片创作者靠的是理想,需要的是坚守精神,第一他要有一颗满腔热忱的心、第二他必须热爱人文历史,是一位有情怀的人。记得,这部记录片的总制片人王淳华和卢晓南二位导演找我时,我特别吃惊。首先是我们彼此没合作过,其次是相互都不了解,再有就是给的时间短。他们和朱晓梅、谭焱等导演,已经拍摄快两年了,而让我十几天时间去了解完成有着上千年历史文化的永定河?我在北京生活了五十年,都没活明白,我又不是万能的互联网。(笔者:那您为什么又接啦?)总书记讲话中说:所谓“初心”,是不忘记自己从哪里来,为什么来,这和哲学史上的三大终极问题不谋而合。据此,我们似乎可以这样理解哲学史上的三大终极问题:弄清楚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不忘初心,明确自己将要抵达之地,继续前进。(笔者:啊?您都能背下来。)作为媒体人您一定要认真学习总书记讲话,我是北京人就更应该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就是我为什么后来接受总导演王淳华和卢晓南导演邀请的真实想法。

者:拍摄结束了,现在您如何解读北京城和永定河两者间的辩证关系?

烽: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对一座城市来说,亦是如此。北京,这座古老而现代的城市,拥有着大气从容、平和质朴、灵动而又进取的多元气质,任何一个伟大的文明城市都离不开河水的滋养。那北京的母亲河在哪里?她如何孕育滋养出一座三千年古城、一座现代国际化大都市?这个问题也是许多人关心的。2017年初,总导演王淳华就带领所有导演和摄制组团队,为追寻北京千年生命之水的源头,为北京城文化正本清源、追根溯源,踏上了探寻永定河之旅。请您和朋友们八月份即时关注北京电视台播出的宣传,关于北京城和永定河两者间的历史辩证关系,记录片播出时会给您解答了

用镜头复原历史寻找文化之源

者:有人说,《永定河》是导演火烽写给北京城的情书,您认可这种吗?      烽:可不敢对外这样讲,王淳华导演和他的团队们历时二年的辛勤付出,让你一句话就抹掉了。这个《永定河》自开始策划筹备起就邀请了数百名电影工作者参与拍摄,影片以寻找的方式,重现了八朝古都的繁华和北京城昔日的繁盛。导演不断挖掘永定河和北京城千丝万缕的联系。镜头中有穿越历史而来的古长城,有古香古色的原古建筑,也有奔流不息的河流和高墙深院。在火烽的镜头中,观众看见的不仅仅是一次文化之旅,看见的也是北京文化的孕育过程。

对这样的评价,火烽表示肯定,这的确是一部有“私心”的电影,在这部电影中,有导演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观众从中看见的是一个有情怀的人对北京城最深沉的爱。

    在这个功利主义盛行的年代中,火烽导演不忘初心,用匠心精心打造每一部作品,在作品中注入自己的情怀,使得作品能够跨越时间的限制,成为永不凋谢的经典。

    从北京电影学院走出来的火烽,对自己所从事的行业有着清晰的认识,他表示,在当前的影视行业中,最需要的是走心的作品。拍摄《永定河》,是因为想要了解北京这座城市。尽管多年来一直在北京活动,但对于这座城市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这次拍摄《永定河》其实就是探寻北京文化源头的一种方式。

不同于那些追求刺激的商业电影,纪录片就像一杯温水,缓缓的滋润着观众们干涸的心灵。导演火烽知道现在的观众喜欢商业大片,精彩刺激,让人大呼过瘾。这样的电影的确能够吸引到更多人的关注,但火烽要做的不仅仅是拍摄一部卖座的作品,更重要的是拍摄一个有温度的作品。

用镜头复原历史寻找文化之源

声明:中华娱乐网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作者所有,更多同类文章敬请浏览:娱乐新闻